中文发音app丝瓜

谢闵西一听,也慌了,她迅速的换上衣服,鞋子都忘记换,直接穿着拖鞋和云舒下楼。

云舒慌张,谢闵西算是脑子回了点路线。

apldo大嫂,我给二哥打个电话。aprdo

云舒开着车,将小家伙放在谢闵西手中,apldo路上打。aprdo

林轻轻睡眠浅,她听到谢闵慎的手机响声,apldo闵慎,电话。aprdo

谢闵慎的胳膊腿晚上非要压在林轻轻身上才舒服,才睡觉。

林轻轻推开胸上的胳膊,她拿着电话接起,apldo西子,怎么了乖?aprdo

apldo轻轻嫂子,我二哥呢?小财神半夜发烧快39apdeg,我和大嫂现在去医院的路上。aprdo

林轻轻用力推谢闵慎,apldo闵慎,小财神发烧了,快起床,我们去医院。aprdo

谢闵慎一下子清醒,他从床上坐起来,拿过电话对谢闵西说:apldo西子,你们别慌,先去医院让小财神喝退烧的药水,多喂他点温热水喝。我和你轻轻嫂子现在过去。aprdo

林轻轻已经换衣服了,她把谢闵慎的衣服整理好递给他。

apldo闵慎,我们需要带什么么?aprdo

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

谢闵慎:apldo带个毯子吧,如果需要输液,医院空调开得低,让孩子盖着。aprdo

林轻轻走出客厅,她拿着保温杯接了一杯温热水,又拿着薄毯子跟着谢闵慎夫妻俩出门。

一路上云舒都在飙车。

谢闵西的眼睛看着周围都是射线一样后移,apldo大嫂,你别慌,车,车开慢点。aprdo

谢闵西真怕云舒还没到医院,她们就撞车。

云舒油门踩到底,apldo西子,听大嫂的,闭上眼睛。aprdo

深夜医院,云舒抱着小家伙到急救站。

云舒和谢闵西也是两个没毕业的学生,有很多医院的流程她们都两眼一抹黑不知道为什么先交费,急救科不能先看病么?

云舒听着谢闵慎的建议,apldo西子,你去外边二十四小时的药店买一瓶退烧药,我先去交费挂号。aprdo

小家伙现在的脸,又干又粉,没有之前的水嫩。

他身上像个小火炉,云舒交费都急的催促。

云舒做好一切,她已经排好大夫的号。

谢闵西跑过去,apldo大嫂,药买回来了,先让小财神喝一点。aprdo

云舒在医院走廊,抱着小家伙,一点点的喂他喝药。

偏偏病了的小家伙在哭闹,一点都不配合。

云舒急的也哭了,apldo乖乖,你喝药好不好,明天你爸爸就回来了。aprdo

云舒这会儿好想念谢闵行,如果他在身边,她一定不会感到紧张慌乱。

谢闵行一定会处处安排的妥妥当当。

小家伙还不喝药。

云舒拿出奶壶,忽悠小家伙喝。

谢闵慎和林轻轻到的时候,他们直接去医生办公室。

谢闵慎虽然曾经主攻的不是幼儿方面,但他也稍微知道一点。

医生告诉他们,apldo今晚先给孩子降温,一会儿让护士抽点血,我们做个血常规检查一下血象。aprdo

谢闵慎和医生沟通,云舒抱着孩子在护士站等护士扎针。

林轻轻因为打工加上林爷爷和小珝的身体,她对医院的流程很清楚,她拿着药单子去交钱,买药,办理手续,并且把单子放在护士站今晚要给小家伙输液用。

云舒于心不忍,apldo可不可以喝药?aprdo

林轻轻坐在云舒旁边,安慰她,apldo小舒,你别害怕打针,小财神太小,西药他也喝不了,输液见效最快,我们做个血常规检查一下,如果没问题,我们就回家。aprdo

明天谢闵行就回来了。

云舒看着针头插入儿子血管的时候,仿佛针是插在她心口。

小家伙的哭声,云舒心都是疼的。

等小家伙头上扎上针后,他两眼泪汪汪的,云舒看着心疼极了,输液扎手都很痛了,小家伙又扎额头。

林轻轻对谢闵慎说:apldo车上的保温杯还有毛毯拿过来吧,今晚我在这里陪着小舒。aprdo

谢闵慎答应,他去车上拿东西。

小家伙哄睡已经三点半了,云舒说:apldo轻轻,你和闵慎先回家吧,西子陪着我就行。大晚上的不用人都凑在医院。aprdo

林轻轻不放心,apldo让西子和闵慎回去吧,我陪着你,西子也是孩子,医院的很多手续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有经验,在这里帮你看着小财神。aprdo

谢闵西:apldo大嫂,轻轻嫂子,我也想陪着你们。aprdo

最后,谢闵慎一个大男人,他也肯定不走。

自己回家睡觉,让几个女生留在医院,这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。

翌日周六,小家伙输液完已经五点,云舒看了眼手机,谢闵行刚好打来电话。

apldo老公。aprdo云舒控制不住的委屈可怜。

谢闵行在深夜知道自己儿子生病的事情,他昨晚在飞机上和高层门视频会议,商议公司的后续对策。

他将今天的工作内容,压缩到昨晚,一晚会议才算敲定。

谢闵行:apldo乖,在医院等着我,三十分钟我就到了。aprdo

谢闵行一下飞机就打电话。

小家伙半夜醒来哭的次数很多。

云舒:apldo老公,你回来了?aprdo

apldo回来了,给你带的有巧克力。现在正在往医院赶,别怕,老公一会儿到。aprdo

这一刻,云舒好想睡觉。

她的天神回来了,她什么就不用操心了。

apldo轻轻,你和闵慎回家睡觉吧,带着西子一起回去,在这里熬了大半夜,都困了,我老公回来了,一会儿就到。aprdo云舒说。

林轻轻:apldo等大哥到了,我们再走。aprdo

谢闵行还没到的时候,医院的负责人出现在他们面前,apldo谢太太,谢总刚才吩咐我,给你们准备了一间病房,你先进去歇着。aprdo

云舒:apldo我老公?可是我们不需要住院啊。aprdo

apldo太太,不用住院,只是给你们提供了一个相对舒服的环境,你们可以歇歇。aprdo

云舒拒绝:apldo不用了,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好,这太早了,还没到上班时间,你回去休息吧。aprdo

谢闵行去医院的路上,他安排好一切,等他到。

云舒一路小跑抱着小家伙扑入谢闵行的怀抱。

apldo老公,我搞不定。aprdo云舒的话软绵绵的,谢闵行宝贝死了。

apldo乖,老公以后去哪儿把你们带在身边。aprdo说什么也不让小舒一个人带小孩子了。

谢闵慎手插西装裤的口袋从电梯中出来,他手中是小家伙的化验单。

apldo大哥,你这么快回来了,还是你回来好办事。aprdo说着,谢闵慎将单子递给谢闵行,apldo血象有点高,输液几天降下来就好了。aprdo

云舒:apldo那怎么会突然高烧?aprdo

血象高,她昨晚有了解过,基本都是低烧。

谢闵慎:apldo大嫂,小财神是婴儿,昨晚可能是别的地方没留意到孩子发烧。aprdo

林轻轻问:apldo闵慎,用酒精擦后背可以么?aprdo

谢闵慎点头,apldo在小财神的关节处擦擦酒精物理降温,既然大哥回来了,我带着轻轻和西子先回家。你们带着小财神再面的检查一下,没问题也回家吧。aprdo

谢闵行熬了一夜,眸子猩红,云舒心疼的问:apldo老公,你是不是一夜没合眼?aprdo

谢闵行:apldo别担心我。aprdo

谢闵行来了,云舒的胳膊终于歇了下来,她揉揉酸困的胳膊,将自己的手塞到谢闵行的手掌,apldo老公,我知道医生办公室在哪儿,我带你去。aprdo

谢闵行顺势拉紧云舒。

小家伙的病一直到下午,谢闵行才带着妻儿回到他们的家,夫妻俩在床上补觉,两个人将小家伙往中间塞,左右他也掉不下去,就让他自己玩儿会儿。

然而,没休意一会儿,老宅的人齐齐涌过来,apldo我孙子怎么样了?aprdo

apldo我曾孙儿呢?aprdo

谢先生也急切的望着。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