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作品合集

秦笑笑从她肩膀上起来,“欢颜,放心等以后年老色衰跳不动的时候,我养。”

“就冲这句话,我下辈子稳了。”

欢颜将秦笑笑送到了与墅门口,“自己走回去吧,我不方便进去。”

“嗯,明天学校见面。”

秦笑笑下车看着欢颜的车子驶去,她背着书包迈着步子往家回。

杨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,杨悦看着小绿点回家,他拿起桌子上他收集来的报纸,走到办公室门口拿起车钥匙,下班。

家中,秦笑笑已经窝在沙发上和杨妈一起追剧了。

杨悦停好车,杨妈赶紧看表,“这怎么都五点半了,我还没开始做饭。”

杨妈将遥控器交给秦笑笑,“自己换台,我去做饭了,晚上吃什么?”

“松鼠桂鱼。”

杨妈提起厨房中的鱼说:“正好,谢家今天又来送鱼了,今晚给做。”

杨悦进门换上拖鞋,视线落在沙发上盘着腿坐的少女,上身是他为她买的紫红色的条绒卫衣,穿着小黑裙露着长腿也不怕冷,她的脚上穿着袜子。

毕业那年馁雫美艳动人

杨悦怀疑自己孩子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。

玄关处,秦笑笑换下的黑色皮鞋也懒得没有放在鞋架处。

杨悦弯腰放他皮鞋时,他捎带也给少女的鞋子放上去。

她的鞋面上落了一层灰,杨悦对少女道:“麦穗,明天穿鞋时把鞋面擦擦。”

少女不理他。

杨妈听到了说:“少爷,我今晚给鞋子擦擦。”

“歇着,让麦穗自己来,从小长这么大,她擦鞋的次数屈指可数。”

秦笑笑:“擦就擦。”

杨悦换好鞋子坐在秦笑笑身边的沙发上,他把手中的报纸递给秦笑笑:“看看上边的内容。”

少女瞥了眼,嫌弃的撇嘴,“我又不是老年人,不看。”

合着他看报纸都是老年人?杨悦心想。

“里边有黑医美每年死的人数,还有昌美医疗多年的黑幕和新闻,这些在互联网上都找不到,全在报纸上体现了。”

“互联网上都没有,那报纸上肯定更没有。”

杨悦的脾气越来越差,他生气的将一摞报纸仍在茶几上,“看不看随。”

他上楼去换居家服。

到了二楼的客厅,他停下了脚步,步子轻轻的走到护栏处往下看一楼客厅的少女。

了解秦笑笑如杨悦,他离开不到两分钟,秦笑笑左顾右看,她还仰脸看二楼处有没有杨悦,发现没有,秦笑笑小手迅速抽走茶几上的报纸。

杨悦躲闪过秦笑笑的视线后,他重新站在二楼护栏处往下望。

秦笑笑的眉头越看皱的越深,到最后她吓得缩肩膀,“我的天啊,吓死个人。”

再看下一张报纸,秦笑笑又是一阵后怕:“我滴妈呀,幸好没整形。”

报纸太多了,秦笑笑看着龇牙咧嘴,看到一张张图片,她面目狰狞:“太惨了,太惨了,血肉模糊啊。”

少女的表情说明了一切,杨悦确定她不会再动去整容的心思了。

这才放松对秦笑笑的监视。

晚餐时,杨悦发现桌子上的报纸没有了,秦笑笑画蛇添足的解释;“我没看,杨妈刚才收拾桌面的时候给扔了。”

“嗯,扔了就扔了。”

杨悦无动于衷,仿佛对它浑不在意。

吃过饭,秦笑笑的心都被黑医美给萦绕,她上楼找欢颜聊天,“欢颜欢颜,我刚偷了杨老二带回来的报纸,快看看。”

……

晚上八点,杨悦准点出现在秦笑笑的卧室,他掀起秦笑笑的后背,为她上药。

杨悦温柔又磁性的嗓音带着哄孩子的语气问秦笑笑:“今天去哪儿了?”

“在学校学习。”

杨悦笑:“除了在学校又去了哪儿?”

“嗯,机场,接了个人。”

杨悦在她的后背手上的地方慢慢打圈,“明天没课有什么安排?”

“如果没事就去图书馆,让知道我可以发愤图强。”

“我看只有发愤没有图强。”杨悦弯腰在她的后背处,吹凉气,让她舒服些,“明天三点我去学校接,带去医院检查后背。别让我发现又和欢颜混在一起。”

秦笑笑怄气不回答杨悦。

如果和欢颜在一起了,杨悦就会对付欢家的人。可欢颜是她最好的朋友,肯定不会绝交。

“别接我去了,我自己去医院复查。”

杨悦:“和欢颜去?”

“不让管。”

“我不管谁管。”

秦笑笑:“管了我就得娶我……啊,掐我!”

杨悦放下手中的东西,“睡吧。”

他走出屋子,秦笑笑趴在床上没理他的离开。

夜深了,秦笑笑已经睡着,杨悦重新走进少女的屋子,看到她还是那个姿势在床上趴着睡觉。

他抱着少女的身子,将她往床中间放了放又为她盖上被子。

少女的卧室站着一位静默的男子,他望着眼前的女孩儿,眉头紧皱:麦穗,我如果娶的话,就太不是东西了。

秦笑笑睡颜静好,杨悦坐在她床边看着他手心里的小魔王。

“今天忘了一件事。”杨悦提醒她。

睡着的少女发了癔症,口中喃喃说:“杨老二,我爱嘛。”

“唉”杨悦叹了口气,他弯腰在秦笑笑的耳边对她轻声到:“我欠的。”

起身,他为秦笑笑盖了盖被子才走出去。

次日,他去接自家孩子去复查时,欢颜出现了,她身旁没有秦笑笑,“杨总,我是来找的,麦穗不在。”

杨悦:“我应该说过,不让和麦穗有来往。”

“我也说过,有种就把麦穗还给我,别不爱她还吊着她。几个意思,上次手术室吼完麦穗,晚上就对她甜言蜜语哄她一门心思的在身上。事业上挺成功的,做人上很失败。说不爱麦穗,留着她干嘛呀,她的存在不打扰到了么。杨总,也是三十的人了,如果没病就早点结婚吧,我不想昨日麦穗为整容,明日为了去送命,她很傻,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。”

杨悦周围的温度降低,他:“自诩了解我家孩子的蠢材。”

You Might Also Like